幸運遇見妳-真心的朋友,一個就夠!

真心的朋友,一個就夠!

患有肌萎症的藝玲,
小學時已經發病,
雖尚能行走但因行動不便又無法控制如廁的問題,
讓她的人際關係一直處於:
被厭惡、受傷、自卑…只能靠利益討好獲取短暫的友誼。

直到遇見育潔,真心長久的陪伴,
在經過多年以後,藝玲仍心懷感謝、永遠珍惜…

幸運遇見妳

文/徐藝玲

萬萬想不到,從我會走路一直到上小學五年級之前,那些年竟是我生命中最自由的時光。
小時候走路經常走著走著,雙腳膝蓋時不時就會莫名其妙的跟地板來個親密接觸,傷口都等不及癒合又再度跌傷,
不然是身體像少了憋住大小便的功能似的,有時明明才剛有感覺就來不及了。

這些不受控的問題,
尤其是生理狀況,
因為在家裡沒人笑,我根本不以為意,
我一樣是個活蹦亂跳又調皮的女孩,
直到在學校才感覺到真的很困擾

一開始大多是突發在去廁所途中,只能去打電話討救兵,等家人來幫我清好再回教室才沒人發現。
也曾經因為來不及去廁所,在教室中引起騷動,當時的我,很尷尬很狼狽的逃離現場通知家人來接我。
這件事發生後的人際關係就更糟了,同學常會刻意跟我保持距離露出嫌我髒的表情,讓我很受傷。

為了讓同學願意跟我玩,
我會花錢討好她們,
相處模式就變成有好處就跟我很好,沒好處就找麻煩。
不過至少在丙班的四年,還是有留下一起玩遊戲跟一起打鬧追逐還有被處罰的回憶。

但隨著四年級的結束,
我雙腳也出現異狀了。

分班那天,大家都到球場集合等點名分配班級,偏偏在急著趕去集合的情況我竟然走不穩,導致較慢抵達。
好不容易一路跌跌撞撞到那,就剛好叫到我名字要我去乙班區域排隊,一去排隊,就看到原本同班的人,回頭用厭惡的眼神看我。

分配完後大家一轟而散到新教室打掃,又只剩我一個人,
走到一半就有男老師下樓來牽我上樓,
到教室我才知道他是新來任教,
擔任我小五小六的班導師。
但又面臨新的挑戰:
教室在二樓,加上行動不便的情況,
我只能自求多福了,

教室在學校後排校舍最右邊,只有廁所跟音樂教室在這樓下附近,其他科任教室包括我最常去的福利社跟保健室都在最左邊。

雖然分班後的新同學都會主動扶我走去科任教室,但時間一久,扶我的人越來越少…原因是他們扶我走路的時候,我會不自覺把手握很緊,他們的手都被我握到又紅又痛。對於我走路愈來愈吃力的情況,保健室的護姨建議我使用ㄇ字型輔助器。

被迫接受雙腳退化無力事實的我,變得自卑也悶悶不樂,
但是讓我願意打開心房使用輔助器走路的是班導。
原本扶我的同學只有育潔是真的用心對待我幫助我,

我能在這時跟她同班真的很幸運,只要她有空就一定會幫我。
她會陪著我一起走去遙遠的科任教室上課,即使害她遲到也毫無怨言,甚至有時蹲在廁所站不起來她也會扶我一把。
上下樓我必須抓著扶手慢慢走,這時她會幫我把輔助器放到定點再幫我拿東西陪我邊走邊聊。

在某次閒聊她說出一個祕密,
原來一直跟她很好的同學有私下要求她不要跟我好的事讓她對他們很失望,
我很感謝她沒有丟下我反而替我打抱不平。

我不怪那些幫過我的同學,
因為我知道他們並不討厭我,
他們只是討厭:幫我,卻得要承受別人的異樣眼光,
所以我更不會要求育潔要時時刻刻陪著我,
可以獨自完成的我會跟她說沒關係我可以。

雖然一個人的時候,必須面對許多異樣眼光跟言語霸凌還有故意學我走路笑我的無聊人士,
但我根本沒時間管別人怎麼對待我,
只要有育潔這個好朋友我就心滿意足了。

忘了是小五還是小六的時候,
曾經有記者到學校要採訪我的故事,
班導先問我的意願之後才讓記者訪問。
我記得班導拿椅子帶著我走到教室外的走廊讓我坐著,在班導的陪同之下讓我很安心順利的回答記者的問題。
最後記者要拍照的時候要我選一位同學一起合照,走進教室看到那些舉手示意想一起入鏡的竟然是當初嫌棄厭惡我的人,
反觀最常陪我幫我最多的育潔卻沒舉手。
我跟班導都認為應該選育潔,因為育潔幫助我從不要求回報,
於是那篇報導有班導還有我跟育潔三個人一起的合照。

我總說,小學能夠順利畢業真的多虧有育潔的幫助。
我們的友誼從小五就一直維持到現在,我們不是很常見面,但是我們心裡都會惦記著彼此,
只要有機會就一定會互相關心分享彼此的生活大小事。
所以我相信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我們都會是永遠的好朋友。

 

肌萎協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