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看雲去

 David Lee李繼庚

我緩緩將椅背掛著呼吸器的電動輪椅駛進無障礙計程車,
再度和家人去郊外踏青,這回我來到了位於高雄大樹鄉的佛陀紀念館。

置身一望無際的廣場上,藍天白雲,平坦路面,
兩旁宏偉建築的四周,青山圍繞,微風輕拂臉頰,

 

盡情地奔馳,忽快忽慢,蛇行繞圈,隨心所欲,

不一會兒的功夫,同行的家人早已被我遠遠拋在後面了。


我有種一馬當先的快意,彷彿
聽到內心深處的吶喊:「我自由了,真爽!」

 

 

六十三歲的我,
算是非常資深的肌萎縮患者了,
十二歲確診,二十歲坐輪椅,
四十五歲夜間使用呼吸器,
五十五歲全天使用呼吸器。
從此,除了去診所打流感疫苗或是急診,
幾乎是足不出戶。

 


是的,一整年。因為出一趟門,實在太費時費事了,
好像皇帝出巡,行前行後,攜帶各種裝備,大批人馬伺候

所以,在我們肌萎縮病友的圈子裡,整年不見天日是理所當然的事
尤其,對需要呼吸器的我而言,更是如此。我擔心呼吸器掛在椅背後,萬一掉下來,怎麼辦?

呼吸器蛇管(氣管)脫落,怎麼辦?
呼吸器故障怎麼辦?
下雨把呼吸器弄壞,怎麼辦?

 

於是,一大串的怎麼辦就成為我不能出門的最佳理由,
我只好整天認命地待在四坪大的房間。
雖然我還能看看窗外的藍天,
但那只不過是以窗戶為框的一幅畫而已。


三年前,也許是聽到來自窗外強烈的呼喚,
或者是不想再這麼侷限自己,走出去的意念開始蠢蠢欲動

 

幾經掙扎,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在家人和看護的陪伴下,
帶著呼吸器,坐著電輪前往離家不遠的公園裡曬太陽。
春日的晨曦灑滿我的全身,隨風搖曳的百花,爭奇鬥艷,
小鳥們快樂地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加上公園外的車聲轆轆;

眼見這樣的景色,耳聽鳥聲和車聲交織成充滿生命力的樂章,
陽光好似大自然母親溫暖的雙臂,緊緊地抱住我。
我出門前的忐忑,霎時轉化成雀躍。
我仰望高樓上的藍天白雲,心胸隨之豁然開朗。

睽違多年的天空,好像更廣更藍了。
我抑制著內心的激動,淡淡地跟身旁的家人說:「出來真好!」

就這樣,我輕易地將之前一大串的怎麼辦完全拋諸腦後,

揮別了暗無天日的生活,每天醒來就迫不及待地去公園逛逛。

不但如此,
我家附近的大街小巷也都有我的「輪」跡
有時,我會穿梭在早市擁擠的人群與機車中,
感受市集的喧擾,
買杯五十嵐的珍珠奶茶,
慰勞辛苦陪伴的看護

順便買張帶來希望的大樂透彩券;
有時,我會走進百貨公司,瀏覽各樓層的商品,
舊地重遊以前最喜歡去的誠品書店
雖然我已經兩眼茫茫且無力翻書了。

我還學會在戴呼吸器的同時如何進食,
所以,和親友在餐廳的聚會,我也不必缺席了。
搭捷運遠征各地,再也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我甚至覺得身體比之前好,精神和體力都感覺「活」了起來。

親愛的朋友,我們都是失去行動能力的人,
但是,老天並沒有剝奪我們想行動自由的權利。

只要你願意,事情並非你想像中那麼難;

我可以,你也可以的。

至於旁人異樣的眼光,那就更不必在意了。
這使我想起蘇東坡的詞:「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外面的世界是多彩的,是多姿的。

 

來吧!朋友,讓我們跨出心檻,一起看雲去,為你的生命添加些色彩

肌萎協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