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重圍

徐藝玲

從有記憶以來,不管經歷多少波折,
多少難關,尤其生在經常目睹暴力的環境,
實在是有太多難以抹滅的陰影。

小二開始就會主動要求家人讓我去安親班,
要求去補習學才藝,特別會希望補習時間是在晚上。
除了想學習之外的原因,就是想遠離家裡的紛紛擾擾,卻總是無法避免。


可能也因此,在面對自己身體狀況跟別人不一樣時,
反應總是異常冷靜的我都讓大家以為我是樂觀的孩子。
其實說穿了,是我不敢、也不想表露負面情緒罷了。

小時候就不自覺會懼怕斜坡的關係,也不知哪來的靈感,
每當要下樓時,在家我都把樓梯當溜滑梯溜。
家人覺得只要我有辦法安全下樓就好,也就沒阻止過我。
從會走路開始就常跌倒,每次跌倒受傷時,
我告訴自己,沒關係,爬起來擦藥就好。

8歲才知道,原來我的左眼是看不見的時候,
我不覺得有影響生活,所以我也不以為意,因為右眼看得很清楚。


12歲,雙腳走不穩,需要使用輔助器時,雖然抗拒也要告訴自己,
沒關係,拿輔助器就不用麻煩別人也能走穩,至少還能走。

18歲,雙腳不能走了,必須坐輪椅時,
可能在小六第一次坐輪椅參加校外旅行過程並沒有不開心的經驗,
所以不太排斥坐輪椅,反正我還有雙手。
說真的,不是我樂天,而是不得不想辦法說服自己接受事實。

所以前面那些年我不只要克服健康變化,
也要承受某些家庭因素,還不得已放棄學業。
因此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是過著毫無目標,
甚至經常提心吊膽的生活。

 

直到再一個月就22歲那年,搬到造橋的第一個一樓的租屋處,
家人常推我到旁邊的榕樹下跟鄰居聊天,所以有些長輩都很疼我,
也有幾個6至15歲左右的小玩伴三不五時跑來陪我聊天,
一起唱歌或在屋外空地跟樹下玩耍。

對命理和玄學很有興趣的我也在這遇到貴人,
因為有位長輩說他兒子精通這類。
家人隨口說出我有興趣想學,於是透過長輩幫忙熱心轉述。
某天早上,師父他特意先來家裡了解情況,
並且要我伸出右手掌向上,他左手掌向下停在我手上方一點點的距離感應了一下,
師父看在一片孝心才答應收我為徒,而且是不收費教我[易經占卜]。
師父幫我買了一本工具書,每天不定時來家裡教課。

一開始先讓我了解[易經]的源由,接著還要將八卦和64卦象跟名稱牢記腦海,
理解卦象其中的含意。至於占卜工具,師父考量到我的方便性而顛覆傳統,
選擇教我用骰子取卦。

學習的過程讓我重拾久違的充實感,


只是很納悶為何每次需要師父解危時,我不過是起心動念,師父真的都很快的出現,
後來明白也就習慣了。其實師父教會我的不只占卜,為了讓我可以快速靜下心,
有助於健康跟取卦而教我如何[觀想],
若加上手式配合呼吸,練久就能感受和運用身體的氣流。
每天練習師父指定的功課,還要隨時接受他突如其來的隨機考。

例如:閒晃巧遇就突然說一句[由左至右,由右至左]就要我把想到的寫下來。
有一次,師父又要我在期限內繼續再寫十三篇。
師父是希望我多觀察周遭省思自己,
領悟正反兩極的因果道理。
若不是師父的激勵,我怎麼可能會寫出四十幾篇的[悟之道]。

 

最有壓力的考題是幫師父占卜,這根本就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嘛!
不過這也讓師父發現我只缺乏解說的自信,
所以決定慢慢放手讓我幫別人占卜。
這樣能在實戰中累積經驗,
能讓我逐漸建立自信。


家人對外都說我會算命,
就這樣

開啟我人生第一份工作,
薪水來自客人主動賞的隨喜紅包。
其實還會再找我的人就已經是肯定我的能力了,

八月師父還幫我找了擺攤位置,幫我設計招牌。
可惜來不及完成,九月我就進廠維修了。

23歲又搬來目前租屋處,我還是有幫人占卜。
30歲,被醫師宣告右眼視神經萎縮時,我愣住了,此刻已無法說服自己。


想到小學班導曾送我的一句,
天生我材必有用。雖然天總奪我可用之處,

有時候我望向窗外的天空想,
不管上天將如何考驗。
只願天能放過唯一的右眼,我有好多事想做。

肌萎協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