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開始

 徐藝玲

在民國97年底的頸椎手術在醫院復健一段時間,

出院後使右手恢復到可以拿湯匙吃飯跟拿筆寫字。

除了親人,男友就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可是就在98年下半年,我因為他的家人反對我們交往而被迫退讓的那一刻起,

深陷悲傷的我失去快樂與所有動力,

既使至今他對我依然很好很關心,

我還是消沉了九年多。

不停考驗我的老天,

連唯一看得見的右眼也要一點一滴收回。

說真的,身障又視障的未來我不敢想像。

直到看了[人生逆轉勝]這部戲,

透過臉書追蹤才知道,

原來男主角就是罹患重度小兒麻痺必須坐輪椅的劉銘老師親自主演。

我很敬佩劉銘老師超乎常人的行動力,

因為他的身分不只是作家,生命教育講師,還是廣播主持人,混障綜藝團團長,

更是大愛電視為身障者打造[圓夢心舞台]的節目主持人。

 

身為粉絲的我當然也是忠實聽眾與觀眾,

因而受到劉銘老師的正能量影響,

我開始尋找自己能做的事。

[圓夢心舞台]這節目最觸動我心的是視障主角的故事和才藝,

他們也給了我想實現夢想的念頭,想要努力讓雙手再度恢復,

想創造更多美好回憶。

 

所以108年1月我申請長照居家服務,

2月開始在復健師的協助跟指導下有慢慢在進步中。

沒想到,5月初照專來電通知才發現我的復建合約只有3個月,

無奈就這樣莫名被迫暫停。

而也與照專跟督導在溝通這件事情上產生摩擦,

我心想,說話一定要這樣讓人不舒服嗎?

復健師只是指導個案跟家屬復健方式,

主要是靠自己跟家人協助,這點我了解。

只是,不是每個個案家屬都有時間協助。

而溝通過程,也建議我到醫院去復健

但我就是卡在上下樓的障礙,出門很麻煩很不方便才申請居家復健的。

長照不就是照顧需要的人,並且減輕家屬的負擔嗎?

最後溝通,以半年達成協議,也約定最慢6月初來復評。

果然10號就來訪視,確實給了半年合約。

並接受督導的建議增加:讓復健師指導居服員之事,

在居家服務上加了活動關節項目,並讓已熟悉的居服員做。

接下來的半年,每月復健3次,

每周3天有居服員能幫我沐浴之前先協助我活動筋骨。

他們的一些話,我不知道別人聽了會有何感受。

我只不過覺得目前的狀況是有需要的,

怎麼說的好像我在濫用資源,

溝通過程我像在乞討似的。

算了,繼續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加油吧!

肌萎協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