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現蓮蹤

 

許展容

 

今天的旅程我們將搭乘火車去花蓮,雖然火車與月台間有數階的差距,
但工作人員為我們準備斜板,讓輪椅可以無阻礙地推上火車。
人在火車上,才恍惚地發現自己將去何處?
窗外的風景,用緩慢的速度從我眼前過去, 我看到了截然不同於小時候印象中的景致,

記得以前最喜歡坐在靠窗的位子,雀躍地欣賞沿途的景色,
可是此刻進入眼簾的一切景物,已經不再能夠吸引我的視線,

是否,窗外景色依舊,而人事已非昨了呢?
是我變了嗎?失去了年幼時那種單純的喜悅。
還是窗外的人、事、物,讓工業蒙去了它原本的純樸? 對我不再具有吸引力了。

 

把失序的思想找回,回神過來,聽到耳邊傳來火車行進聲及人們的喧嘩聲音。
在這片熱鬧裡,我恍然發覺自己也是之中的一份子,亦是個啟程旅行的遊客。
聽著許多熱忱的招呼聲,彷彿是在告訴我,

我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是可以有所不同的!而不只是局限在小小斗室之中。

每個身帶殘缺的人,都有他(她)的心路歷程,
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渡過病痛的打擊、走過生命的幽谷?
但是在這一刻,我只看到朋友們對待生命的熱忱,
用盡力氣的走出戶外,臉上綻放著快樂的笑靨。
也許時間是短促的、可貴的!也許會是漫長、嫌惡的!
然而大家聚集一起的這刻,時間變得寶貴且難得。

 

下了火車之後,即將展開在花蓮的第一天行程。
我們將去太魯閣、布洛灣、七星潭
常聽說花蓮的景色優美,這與我有何關係呢?
那似乎總是我無緣可以接觸的另外一個世界。
不過,當到花蓮太魯閣國家公園時,好山好水逐漸在我眼前展現開來。
在進入布洛灣遊憩區時,一片渾然天成的翠綠美景,終於向我伸出雙臂緊緊地環抱著我。
此時的我開懷暢笑,激動地知道了!
花蓮的好山好水,不再是我觸碰不到的另一個世界的景物了。

 

 

若以為七星潭只是一個潭的話那就錯了,
行前我的朋友跟我說過七星潭很大,但是到底有多大呢,確實沒什麼概念。
直到人在七星潭前面,對著無垠的浩瀚大海,所衝擊起的朵朵浪花。
不禁要說:

「這裡是七星『潭』嗎?好像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嘛!」

隨著日落西山,與七星潭的邂逅在輪椅漫無止境地推進中被迫結束。
在回去飯店的途中,大家依舊興致高昂地談天說地,
面對彼此的疾病,皆有一種相互了解的同理心,交談起來分外暢快。
時間似乎是用飛的速度在走,一點感覺都沒有,車子就已經停在飯店大門前。

玩了一天,體力上是疲倦的,但是精神上卻是異常亢奮。
吃著飯店精心烹調的「和菜」,大快朵頤後,依然意猶未盡。
趁著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鐵定要閒話家常一番。
當晚的聚會

不再是彼此間同病相憐的「安慰!」,
而是心有靈犀的「歡樂!」。

我們不年輕,也舞動不了四肢,
但此刻我們都像個嬉鬧玩耍的小孩般,耀揚著年輕的生命力。

當旅程接近尾聲時,我們也會彼此互道珍重,回到各自的生活中。
但是在我們的心裡已受到不同的衝擊,並期待下一趟旅程的開始。
完成一次又一次不容易成行的旅,真叫人深信,

「只要願意去做,沒有克服不了的阻礙」!
即使我們的身體受到拘禁,
但是我們依舊可以出遊、嘻笑玩樂,
漂亮地為自己的出走喝采吧!

03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